hollyfrost

【一世真】书评:从神坛落入人间——祁王

最近的第二十章和二十一章两章里,祁王终于正面上线了。在之前这么多章里面,祁王一直是侧面上线的,他一直都是活在别人的话语或者是作者的旁白当中,缺乏直接的正面的描写。我必须说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因为祁王真的是一个非常不好写的人物。在原著中,也同样缺乏对他的正面描写,只有小殊和靖王对他的无限追思。想象才最美好,留白才引人无限遐思。一千个人心目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过多直接描写他的话,很可能用力过猛,一不小心就把他写崩了。
同样,这一次祁王的上线描写其实也非常的少,在二十一章里他的上线就只有廖廖的那么一两段话,然后就又下线了。接下来就是靖王和庭生之间的故事,然后祁王就又是活在别人的话语当中了。
虽然祁王的上线非常少,但是我想说的是,在这一章里面祁王的表现终于平息了我的怨气。因为,怎么说呢,祁王的这个人物在我的心目中一直不是特别高大,我并不像书里的人物一样,认为他的存在是无可取代的。当初我看书的时候就觉得,为什么靖王和小殊这么怀念祁王?不过是因为他死的早……
我不是祁王黑,但是当初看书时我便觉得,祁王也没有那么完美无缺。毕竟,这可是一个第一次遭遇政治阴谋就一败涂地的皇子啊!那么一手好牌让他打成这样,我还能说啥?但是反正林殊和景琰喜欢,我就也跟着喜欢。但是在我心里,祁王之所以被捧到无人可及的高度,不过是因为死的早,死的巧而已。当然他本人还是很不错的啦!但是说他比靖王比林殊比所有人都强,我就不敢苟同了。
我们需要注意的是,祁王的死亡有如下几个特点:
1.他死的早;
2.构陷他的是全书最为卑劣的阴险小人;
3.及至死亡,其他皇子都将将成年而已。他的年纪比其他皇子都大很多。
人们总是对逝者少一份苛求。有一句话叫死者为大,还有一句话叫距离产生美。已逝之人哪怕他有众多缺点,至亲之人往往也不愿再提。这就是红玫瑰为何总也拼不过白玫瑰,活人总是争不过死人的缘故。逝者为尊,人之常情。
再者,他是被谢玉夏江这两个全书中最为卑劣的阴险小人构陷。人们总有一种思维定势,觉得如果A是错的,那么B一定是对的。但其实在现实中还有一个很常见的可能,就是AB都不咋地。被坏人害死的当然是好人。被谢玉和夏江这样的坏人中的坏人害死的自然是好人中的好人。祁王死了朝纲败坏,那么祁王不死自然朝廷会变好……但是其实这都是不一定的事。被坏人杀死的也可能只是杀人灭口,祁王对朝纲败坏可能也无可奈何。极致的黑暗反衬出的不一定是极致的光明。之所以有这样的印象,不过是人类本能的错觉而已。
以及一个经常被人们忽略的因素,就是他较众皇子年长太多。可以说,在在其他皇子长成之前,祁王一枝独秀。如果真有一个皇子可以制衡他,就像电视剧里誉王可以制衡献王,或者像现在一世真中这样,靖王可以和他分庭抗礼,可能他死的还没这么快。恰是因为他的一枝独秀,为自己招来祸端。
之所以祁王在靖王和林殊心目当中那么美好,恰是因为当祁王如日中天的时候,林殊和景琰年纪都非常年幼。他们只有十多岁,未及弱冠,尚未成年。当他们下水摸鱼上树掏蛋的时候,祁王已经开始步入政坛了。当他们开始学业学习人生道理的时候,祁王已经取得一系列政绩了。这就好像让重点小学的小学生和清华大学的大学生比,让重点高中的中学生和博士后总裁比,自然怎么比都是年长者优秀了。一路走来祁王都遥遥领先,这样一个怎么看怎么服气的邻家男神,加上周围师长们的交口称赞洗脑,不崇拜是不可能的。
但是这样一种差距,有多少是真实的实力差距,又有多少是年龄造成的不可逾越的鸿沟呢?
小殊和靖王,很有可能过高的估计了祁王的能力。十七年来祁王始终遥遥领先,和他们的差距始终如一,所以林殊和景琰就有一种错觉,觉得这种差距会是永恒的。
这就好像我们小的时候总觉得父母长辈,哥哥姐姐好厉害。但是长大以后,我们就会发现,其实他们也是普通人,我们不比他们差,甚至比他们更优秀。
然而幸与不幸的是,祁王悲剧性的死亡让这一切都不可能了。他们对祁王的印象永远停留在十七岁,完美无缺,遥不可及。祁王一死,他们对祁王的印象就永远停留在那一刻,儿时的印象自此固化成永恒。
所以,从看原著开始我就觉得,虽然他是一个大写的白月光,但那都是景琰和林殊俩人太喜欢他了,一直给他狂刷存在感,硬刷出来的。真要论性情,能力,靖王和小殊也不比他差。

祁王在他们的心目中大概就是一个神,而神明只有在远离人间的地方才能那样的飘渺如仙,完美无缺,无所不能。如果神明返回人间的话呢?就未必那样让人喜欢了。
当神明重返人间,当圣人从神坛落入凡间,当神话破灭……
记得从前看过一句话 ,尚若孔孟重生,第一个要掐死他们的就是号称圣人代言的他们的弟子自己……
神之所以无所不能,是因为他们远离人间。圣贤之所以完美无缺,是因为他们已然盖棺定论,任人解读。人只要活着,就不可能没有缺点。只有当他遥不可及,当他只待追忆,才会自然而然的完美无缺。

在读第十章的时候,我曾经有一刻特别愤怒。可能大多数人不会记得那个片段了,反正就是祁王府的两个侍女在嚼舌头,各种瞧不起靖王,说他卑劣说他不好。当时我就十分愤怒,靖王轮得到你们几个小丫头品评吗?就算他要争夺皇位,那也是天经地义!这个祁王府都是些什么人啊?祁王还没当上太子呢,就把皇位视为囊中之物了?!要不要这么自大啊!
当初靖王争这个皇位的时候,是严格约束自己的下属府兵,禁止任何人随意抱怨,也禁止随便谈论夺嫡这个话题的,而他的下属也都做到了。而祁王,你这么厉害,你这么了不起,你竟然做不到?
我记得在原著当中有这么一段,梅长苏到了京城之后,探测各个府邸的掌控能力。好像是他对誉王说了一句什么话,然后转眼之间的太子的人就知道了,通过这件事情,他知道誉王这里会走漏消息,对下属管教不严。后来他也测试过穆王府,在过年的时候,飞流放光了烟花,长苏写信给霓凰郡主,请他再送两箱子烟花,然后呢,他叫穆王府送两箱烟花就真的就只有穆王府送来两箱烟花,太子东宫与誉王府都没有得到消息,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跟风上来讨好,从此以后梅长苏就知道穆王府是铁桶一般滴水不漏,外人是绝对渗透不进来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之后发生卫峥事件以后,梅长苏敢于把卫峥放到穆王府的原因。因为他确信穆王府没有人会走漏消息,但是其他人那里就未必了。
看到这里,真的相当怨念祁王。你堂堂祁王,在靖王心目中如此高大伟岸的形象,竟然连自己的下属都管不住?你对自己王府的掌控力还不如穆霓凰一个小姑娘!
并且,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你也太把皇位当成志在必得的了吧!好像太子之位非你莫属了一样!从来没有想过要约束一下自己的下属吗?不要太把自己当成理所当然的继承人吧!毕竟你还不是!你势力如此如日中天,皇帝爹还不肯册封你为名正言顺的太子,他就是不喜欢你么!这都看不出来?你的心是有多大?
连几个侍女都有这种想法,好像他已经是太子了似的,任何人跟他争都不对似的,实在太好笑了。
对于祁王,我一直都觉得好笑的一点就是,如果你想争这个太子之位,那你就识相一点,不要老跟自个爹对着干。你既不是太子也不是皇帝,凭什么国家大事都要由你来做主?为什么你说的就对的,如果皇帝不听你的话就不对的?凭什么呢,太自负了吧!然后ok如果你说我就是一心为国,我不在乎什么皇位,不在乎什么太子,我就是认真的为国为民做点事,那么如果你真的并不在乎这个太子之位的话,靖王来争你也不要生气啊,因为很公平啊,你既然也不想要,别人来要有什不可以呢?
所以这就是我一直有点看祁王不顺眼的地方。我觉得这家伙实在不是一般的自以为是。

不过,在最近的两章里面,作者太太对祁王的塑造终于让我气顺了,心平了。幸好我没有在第十章的时候就写这个评论。
祁王……他其实也不是神。不通权谋不是他的过错,只是他的弱点。一个凡人,有弱点又有什么稀奇?他不是神明,做不到全知全能。他就是想当皇帝嘛,他就是对于太子之位有渴望嘛,有人跳出来争,还是他从小养到大的兄弟,他不高兴,这很正常,这很正常。
祁王的表现,终于打动了我。唉我终于知道祁王也只是一个凡人,其实我以前一直知道他是个凡人 ,但是还是过分苛求他不可辜负靖王的这般维护。你是他的兄长啊!他做一切都是为了你啊!如果连你都不肯给他一点温情念想,景琰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这一章里,虽然一切证据都指向了靖王,但是祁王还是毫不犹豫的相信自己的兄弟。注意他不止是看在过去的情分上维护,他是真的相信靖王不会做这样的事。
他一直相信自己的弟弟,他一直是一个好哥哥,他将来也会是一个好皇帝,同时对自己的亲人非常的好,所以,终于我觉得,祁王没有辜负靖王,然后终于心平气和了。
祁王终于从神坛落到了人间,他没有让我失望。从神坛落入人间是不容易的。多少天使从天而降的时候都脸着地了。而祈王依然维持着他的翩翩风度。必须得说作者太太的功力了不起。
靖王大概算是祁王心理意义上的第一个儿子?祁王也可以说是靖王精神上的父亲。祁王说他是我兄弟的时候,其实潜台词是他是我儿子吧。祁王塑造了靖王,靖王反过来回报祁王。靖王在梁帝那里一直是不受宠的,但是他所失去的一切都在祁王那里加倍补了回来。这样的关系,本也不需要我们置喙。
我们只要知道,他们从不曾辜负彼此,就够了。

评论(65)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