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lyfrost

【一世真】继续小段子,私设高能预警!

继续小段子,私设高能预警!

1.

私设,这是景琰重伤归来的第一个春天。因为伤得重,整个冬天都在断断续续的养病,直到开春才缓缓有了起色。

庭生来到靖王府,就看到景琰穿着红衣皮甲在演武场和人对练。庭生见他终于大好了,特别高兴。兴高采烈的奔至靖王身旁,大声呼道:义父!靖王今天终于能到外面活动筋骨,心情也好,见他来了,也不斥责(他喊错了),也很高兴的和他打招呼,手下不停继续和戚猛对打。庭生见景琰和戚猛打的痛快,也心痒难耐,向义父央求也和他对打一番。靖王这时活动开了,出了一身薄汗,也觉得舒服,一边擦汗一边说好啊!庭生就高高兴兴的跳进演武场和景琰对打了。

此时林殊也溜进来,看到庭生竟然已经和景琰对练上了,嘀咕一句臭小子动作还真快,就掏出零食在一旁边吃边煽风点火起来,一会儿说景琰你好几年都在金陵拿笔杆子早就一身文人酸气不会舞剑弄刀了,一会儿又说庭生你功夫不行还得练。景琰早就习惯他这么呱噪也不生气,还挺高兴挺怀念的。觉得小殊又能这么无忧无虑随便嘴炮了真幸福。庭生就嫌他烦有点受影响。景琰露出个狡黠笑意,攻击突然无孔不入起来,庭生手忙脚乱,却也忘了林殊在一边喋喋不休。不一会庭生也渐入佳境,两人你来我往妙招迭出,林殊还有慢慢聚集起来一大群人都一边大声叫好一边继续嘴炮。

两人都打的兴起,出手也不那么拘束了,力道愈来愈猛,开始往要害处招呼。出手高杆,抵挡精妙,看的人和打的人都很尽兴。突然景琰回身后撤的时候觉得心口一紧,手脚突然没了力气,庭生此时正举刀挥来,景琰勉强抬起手中长剑轻轻格挡了一下,但是手上没力气,长剑在一击之下轻易就脱手了,眼看着庭生的刀砍进了景琰身上。

庭生都吓傻了,长剑一被击飞,他就立刻意识到不对,迅速后撤,然而招式已老,躲闪不及最后还是落在了景琰手臂上。林殊都要疯了,眼看着景琰在自己眼前倒下去,手中长剑脱手在空中映起一片翻飞的雪光,殷红的血液从他身上迸溅出来,他就这么倒下去。林殊的眼都红了。

小殊抱住景琰不撒手,谁都不许靠近。已经去喊大夫了,然而景琰现在的样子谁都束手无策。林殊抱着景琰离他最近,模模糊糊的听到他气音说“小殊,别怕”,眼泪就下来了,念道我不怕我不怕,你也要好起来,不要再吓我。

景琰一开始还是有点意识的,只是心口抽痛,四肢无力,无法动弹。他眼看着小殊吓得手里的零食都扔飞了,疯了一样向他跑来,这一刻他竟然有点想笑,真是难得看到江左梅郎这么惊慌失措的模样呢。他想跟他说别怕,只是皮肉伤没关系的,但是浑身上下根本不听他使唤,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庭生愣愣看着林殊冲过来推开他,抱住义父往下倒的身体,大声呼喊医生,大夫,太医……眼前的一切就好像一场慢镜头的噩梦,这一切怎么会发生呢?这一切怎么会发生呢!忽然这漫长的瞬间戛然而止,他看到了义父顺着袖口慢慢往下淌的血,看到了义父微簇的眉头和无神的眼睛。他还有事情要做,没有时间给他愧疚自责懊悔发呆。

大夫终于来了。各王府都有常驻医生,更何况前一个冬天靖王一直缠绵病榻。林殊见大夫来了就想托起景琰的身体,大夫连忙说别动别动,气喘吁吁的提着药箱跑到景琰身边。景琰这时靠在林殊怀里半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双目无神,大夫看着心里就咯噔一下,顾不上处理流血的伤口,先半跪下来把脉,果然是心疾突发。药箱里并没有艾草,只得急忙先取出针来连扎数下,慢慢观察着景琰一点一点终于舒缓过来了。

大夫看着周围围着这么多人乱哄哄的就生气,骂道不知道病人现在怕乱怕吵吗?围这么近干吗?病人连好好喘气都做不到了。全都滚。

戚猛为首的一群人唯唯不敢言,全都远远的退的一边去了,又不敢离得太远,远远的围成一圈挡风。

又对林殊和声细气的说,你把他扶住是做对了,这个毛病最怕平躺,你让他直接躺在冰凉的土地上就跟谋杀差不多。现在他也绝不能移动,就这么抱着不要动,慢慢等他缓过来。听得林殊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又过了一会景琰终于慢慢缓过来了。许是从鬼门关回来费了太多力气,原本眼睛还是半睁着的,一缓过来以后反而马上闭上了,昏昏陷入沉睡。林殊又吓得半死。大夫把把脉终于松了口气道不妨事了,回屋休息吧。小殊和庭生两人小心翼翼的将景琰抱起,带回卧室。

祁王原本正在处理政务,突然听太医院传信说靖王府宣召太医,急忙赶到靖王府探望。到了以后看到小殊和庭生失魂落魄的,两人都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一问之下才知道今日何等凶险。祁王坐在景琰床边,看着这个自己从小最宠爱的幼弟昏昏沉沉,面色苍白,拉起手来,手掌冰凉,指尖和嘴唇均是钳紫,忽然意识到自己那个活泼健康的小弟再也回不来了,这一刻他才真的泪如雨下,悔不当初。

***

今天太太又更新啦!好开心!脑了个段子,其实就是想看景琰第一次发病的模样……这只是个意外,但是没人想到这个意外会这么吓人。脑完了我才发现我又虐庭生了,咋办nie……
求评论啊!太太们!请给我一点鼓励吧!

评论(29)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