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lyfrost

《海上牧云记》、《琅琊榜》和《权利的游戏》

这几天总看到《海上牧云记》被拿来和《琅琊榜》比,和《权利的游戏》比,并且被各种diss不如琅琊榜、不如权游,由此来论证海上牧云记多么的不好。我觉着吧,能被拿来和《琅琊榜》比,和《权利的游戏》比,而不是和《扣图不自赏》比、和《青云志》比,本身就说明了海上牧云记的水平了。
毕竟被拿来比的一个是国内近些年古装题材的顶尖水平、一个是国际上有史以来奇幻题材的顶尖水平,能和这些水平的作品比,海上牧云记的水平也可见一斑了。

昨天去今何在吧把海上牧云记的原著翻出来看了。今何在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位作者了,我觉得他是少有的一位试图通过网文表达一些东西的作者。古人云,文以载道,歌以咏志。现在的网文,有几个是试图载道明志的?仅凭这一点,今何在就卓尔不凡。但是我还是得说,海上牧云记的原著……完成度真的不高。不论是思想深度,还是文学水平,真的……很一般。

虽然我很喜欢今何在,也非常喜欢今何在文字里表现出的反抗感和少年意气。但是我还是要说,文学性、思想深度和作品完成度,海上牧云记原著不仅没法和《冰与火之歌》相比,连《琅琊榜》都比不过。至少琅琊榜没坑啊!至少琅琊榜表现了“迟来的正义”这种主题啊!至少琅琊榜完整的塑造了每一个人物啊!至少琅琊榜的主角在复仇的同时更有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感啊!至少琅琊榜有欢乐的开头悲剧的结尾、哀而不伤、余韵悠长这样的审美啊!

海上牧云记挖了个坑,展现了一个宏大的世界,然后就没了。人物面貌单薄片面而又模糊不清,三大主角包括一众配角的思想轨迹高度相似,对底层民众严重缺乏人文关怀,人性展现远没有电视剧中丰富多彩。

真的不要再骂编剧了,海上牧云记原著也就打个六分,不,也就打个四分。电视剧生生把水平提到了八分。丢掉的两分是原著先天不足,怎么也补不回来的。

和冰与火之歌这种原著十分,剧集也十分的,没法比。

但是海上牧云记电视剧这个团队,我要打十分。尤其是一众演员,和重要主创,要打十二分!
能把这么水的原著拉高到能和冰与火之歌相提并论的程度,这是一种怎样的功力!
琅琊榜好歹还有一个完整的原著作为基底呢!
海上牧云记只有一个大纲!还是一个思想内涵和文学性都不怎么样的大纲!(不好意思猴子,不是真的想批评你的,但是海牧的完成度真的很低啊。)

突然对海上牧云记的主创团队充满了敬仰崇拜之情,这么好的团队,怎么就让九州给碰上了呢?真是时也命也。九州运气不错,在网络兴起之初聚起了一群大神创造出了这个世界,又在IP影视化的年代遇到了这样尽职尽责、富有使命感、具有卓越的艺术创作能力和高度审美的创作团队,九州的运气,是真的好。

再PS一下,对比琅琊榜和海牧:
《琅琊榜》(剧)里每一条支线只能打八分,但是整体加起来就能打十分。
《海上牧云记》(剧)每一条支线都能打十分,但是整体加起来感觉打八分刚刚好。
这种支线都很好,总体却略有降低的感觉,还真是奇妙。想想看,连万茜、皇后、邺王、姬公主、兰钰儿……这样的配到N配的配角的思想轨迹你都能清晰的捕捉到,而不是沦为推动主线任务的工具,这是多么难得的功力。
导演真是一丝一毫都没有浪费这样优秀的主创团队,每一个演员都在这里过了一把戏瘾,没有因为是配角就缺少表演空间。
这一点上,确实可以比肩权游了。权游吸引人的一点也是,每一个配角也有着自己的思想深度。
也许多抓主线,支线略微为主线牺牲,整体效果会更好。不过那样也真的很浪费这一票演员。
也许这也是海牧的魅力所在吧,支线也有着充分的挖掘空间。这也是为什么各大演技派愿意来做配的原因。

总之,海上牧云记这部剧,原著可打四分,主/支线可打十分,整体效果值得八分。主创团队要额外给打十二分。

琅琊榜原著八分,主/支线八分,整体效果出众,国内电视剧里可打十分。

冰与火之歌原著十分,剧集十分,不吹不黑,顶尖就是顶尖。

但是作为东方人,我们也很高兴东方式的玄幻出现在大荧屏上,向全世界展现东方的审美、东方的思想、东方的情怀。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权,至高无上;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心怀“天下”的责任感;
“我命由我不由天”、“人定胜天”、“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反抗精神……
这些是西方玄幻所不具备的。
电影、电视剧,既是艺术作品,也是工业作品。作为工业作品或许我们比起全世界最先进的水平还略有不足,但是也不必妄自菲薄。而作为艺术作品,西方作品就算再优秀,也无法满足我们一个东方人的精神世界。毕竟它们作为西方人,很难理解我们的家国情怀,这种刻在骨子里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反抗精神,也是他们不具备的文化基因。

啊啊啊就写这么多了,期待今天晚上的海上牧云记。小笙儿你今天能不能多出来一会儿?之前连着四集都没出来一秒简直都快疯了!胡歌在琅琊榜里就算出来的再少,每集也出来至少五分钟啊!哪有连着四集一秒都不出来的主演!

评论(6)

热度(49)

  1. 范雯琪ovohollyfrost 转载了此文字